为什么有那么一批玩家如此执着于游戏速通?
文章 > 游戏 > 游戏杂谈
阅读量:...
评论:46
...
杉果游戏Sonkwo食 0 香蕉

分享文章到

2019年04月15日 17:33:00

文:薄荷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电子游戏的速通挑战非常富有当代体育竞技的精神,暨:不断地竞争,不断地超越自我,不断地刷新人类的极限。

 

就比如说最近发售的受苦大作《只狼》。


当大部分玩家还被这游戏里的强敌虐得叫苦不迭之时,大神们却早已开始了他们疯狂而精彩的表演:

 

328日,在游戏发售后不到一个礼拜,俄罗斯玩家Danflesh便将速通时间压缩到了一个小时之内——他用5052秒通关了整个游戏,创造了新的世界记录。

 

然而该记录还没维持超过一天,便被我国喂狗组的羽毛所打破——他的速通时间为4625秒,比Danflesh快了近5分钟。

 

接着,记录便开始交替在羽毛和Danflesh之间易手,4550秒,4116秒,3914秒,3654……

 

之后,另一位速通大神Distortion245日加入战局,通关时间变成了3317秒,同样,还是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这个记录便被英国的Nemz383308秒所打破。

 

49日,台湾玩家Qtt Six后来居上:他用3106秒完成速通,创造了新的世界记录,并在两天后又亲自将之打破。

 

而现在,《只狼》的最速通关时间被Distortion2定格在了2708秒,并且可以预见,很快这一记录就将会被又双叒叕一次改写。



发掘出游戏本身所存在的规则或漏洞,结合游戏本身的玩法和机制,规划出一条最有可能的路线,然后反复地进行训练与尝试,直至在一个在普通玩家看来根本不可能的时间里通关,这便是一个速通选手最大的乐趣所在。

 

而当一群这样的速通玩家聚在一起,面对“世界记录”这个响亮的名号,便自然会展开精确到秒的竞速角逐。于是,就在这种如同“神仙打架”般的竞争氛围中,通关的时间被不断地缩短,越来越多的技巧和“邪道”被挖掘出来,而速通者也在竞争中不断地超越着他人和自己的极限,并为我们这些“凡人”奉上了一段段精彩纷呈,甚至令人瞠目结舌的游玩表演。

 

也正因如此,宫崎英高的游戏才如此的适合被拿来速通。




因为一方面,不论是《黑魂》,《血源》还是现在的《只狼》都有着相当精妙的地图设计和游戏机制,十分经得起研究和琢磨(比如各种跑图和打BOSS的顺序设计以及各种卡BUG穿模的邪道玩法);而另一方面,看着这些在游戏里穷凶极恶,似乎不可战胜的BOSS们被大神虐得跟孙子一样,作为旁观者的我们也自然在会在感叹大神技术的同时默默地在心中出一口恶气:

 

“宫崎老贼,你也有今天啊!”

 

于是乎,应该是从《血源诅咒》那时候开始,伴随着直播平台的兴起,在线速通宫崎老贼的游戏便成了一种风潮,大神爱挑战,观众也爱看。



不过,游戏速通自然不仅限于宫崎老贼一家的游戏。

 

毕竟,这种活动在老《DOOM》的时代便因id Software的游戏录像技术而产生,至今已经发展20多个年头,其影响力早就遍及了整个电子游戏领域。

 

是的,真的是整个电子游戏领域。说白了,就是基本上只要这游戏能通关,那就肯定有搞这个项目速通的人存在。

 

举例来说,在海外,现在最知名的速通活动就是Games Done Quick



Games Done Quick开始于2010年,一年举办两次,每一次都是一场速通爱好者的盛会:

 

来自世界各地的大神们齐聚一堂,并在现场观众的围观下向事先定好的速通目标发起挑战。所有挑战都会通过Twitch直播,观众可以在活动的过程中进行募捐,最后所筹集的所有款项将用于慈善事业。

 

而这些大神所要挑战的游戏则是五花八门。

 

有人所选的是高难度游戏的速通,比如《蔚蓝》。

 

在今年的活动里,玩家TGH就用1小时283秒的时间通关了这款非常有难度的平台跳跃游戏。

 

然而,怎么说呢……和普通玩家一个场景就死上2,30个来回相比,TGH感觉就像是另一个世界来的生物,其操作之流畅,判定之准确,实在是强的可怕。



而有人所选的则是经典游戏的速通。

 

比如《马里奥》,《恶魔城》,《洛克人》和《塞尔达》,这几个系列都是Games Done Quick的常客,每年都会吸引大量的高手来挑战。并且有趣的是,尽管这其中不少游戏都已经是15年以上的老作品,但每一年他们的速通记录却仍会被刷新,仍会被挖掘出之前所未曾注意过的新东西。

 

只能说,这也是老游戏的魅力之一吧。



还有人所选的是冷门游戏的速通。

 

比如《班卓熊大冒险》,估计没有多少人会知道这款游戏,但在2015年,它确实出现在了当年的Games Done Quick上。名叫Stivitybobo的小哥用2小时1442秒通关了这款作品,陪伴他共同通关的是身后不到30人的观众。

 

尽管并没有多少人关注,但对于这游戏的爱好者来说,这次的速通挑战却给了他们一个聚在一起,共同享受快乐的机会。



除此之外,还有《极品飞车:最高通缉》的极限飙车式速通,《红色警戒3》的疯狂微操式速通,甚至是最新的《Let’go 皮卡丘/伊布的速通》……

 

总而言之还是那句话,只要是能通关的游戏,就会有人去研究速通。

 

而且,不论是什么项目的速通挑战者,在Games Done Quick上都流露出了一股老江湖的气息。

 

比如,挑战《空洞骑士》速通的Vysuals,虽然肩负着在1小时35分钟内通关的挑战压力,但在实际的游玩中,老哥却显得无比风轻云淡:

 

他一边玩一边聊,跟观众们讲解着速通时的小技巧,像什么用简体中文版可以缩短对话时间啊,这个地方跳几下正好啊,这个BOSS打几下然后回血啊……语气淡定,操作平稳,即便是在通过了某些较难的地方,观众爆发出热烈的掌声的时候,老哥也是永远一张宠辱不惊的表情。



只能说……这些速通大神真的是把操作刻在了肌肉和大脑的记忆里了啊!

 

然而,这还不够。

 

就像我们在前面所说,电子游戏的速通,就是一个人类不断在挑战自我极限的过程。所以……有人决定挑战速通,但却舍弃了自己的一只手。

 

2017年夏季Games Done Quick,玩家Halfcoordinated就用1小时435秒通关了动作游戏《尼尔:机械纪元》的其中一个结局——仅用他的左手。

 

由于先天性的疾病,长期以来Halfcoordinated的右手都比正常人的反应慢上不少。于是,老哥索性舍弃了右手,仅仅使用左手去玩游戏,并最后成为了一名速通的大神。



但这还不是极限。

 

Youtube上, 玩家TheKotti解放了自己用来玩游戏的双手,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声音输入设备。

 

伴随着计时的开始,TheKotti开始用语音输入一个个指令,精准地控制着杀手47移动,潜行,刺杀。

 

TheKotti曾多次参加过《杀手:血钱》的速通挑战,所以对这位大神而言,他对这游戏的熟悉早已深入到了每一格贴图,也因此,他才选择用纯语音控制的方式来挑战自我。



但!这依然不是极限。

 

2015年,冬季Games Done Quick1小时2656秒,名叫Runnerguy2489的玩家速通了《塞尔达传说:时之笛》。

 

在全场热烈的掌声中,Runnerguy2489放下手柄,摘下了厚厚的眼罩,露出胜利的笑容。

 

是的,这是一场被封印了视力的速通挑战。

 


在整个游玩过程中,因为眼罩,Runnerguy2489看不到任何屏幕上的内容,理论上,他只能根据游戏所带的音效来判断自己人物的动向。

 

然而,在实际挑战的时候,小哥就像一个强大预言家——虽然完全被隔绝了视觉,但他却无比精准地描述出了屏幕上所发生的一切。

 

“然后,我翻过了一个栅栏。”

“接下来,我得到了一些金币。”

“这里有一个宝箱,我接下来要打开它。”

 

难以想象,一个人究竟对一款游戏熟悉到何等的程度,才能在隔绝了视力的情况下做出如此迅捷且精准的操作,而且这样的操作还持续了将近一个半小时。



总而言之,游戏速通就是这样一个东西:

 

不论是追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快速通关,还是在最极端的条件下快速通关,不论是与他人争夺最速通关记录,还是尝试去打破自己过去的记录,这都是一个玩家不断变强,不断超越的过程。

 

在一些采访中,许多速通者也都坦言,比起世界第一的光环与直播间粉丝的赞美,他们更在意的还是速通这件事情本身。



我还能想出更快速的路线吗?我还能再减少失误吗?我还能战胜同样的速通者吗?我还能再快一秒吗?

 

正是秉持着这样的疑问,这些速通者才会一次又一次的逼近“原本”的极限,一次又一次的改写着最快的定义。就和之前无数的运动健儿一样,这群生活在电子时代的竞速者同样用小小的手柄创造了无数的奇迹,并再一次骄傲的向这个世界证明:

 

不论到了哪个时代,人类都依然拥有着无穷的可能性。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杉果游戏的立场。

该文章属于杉果新媒体团队的深度原创文章栏目,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原创视频节目(AB 站)。如果你喜欢我们的文章,可以关注公众号「杉果游戏」以及微博 @杉果游戏官方微博、@杉果娘 Sonkwo。


收藏
投蕉
杉果游戏Sonkwo食 0 香蕉
你的态度
  • 稿件中的视频

    相关文章

    尴尬!香蕉余额不足

    下载APP可得更多香蕉

    连续签到,最高奖励666蕉

    时不我待,扫码下载

    0

    错误信息